立冬小景

【】 【2019-11-08】 【四川政协报】

“人逐年华老,寒随雨意增。山头望樵火,水底见渔灯。”范成大的这首诗,写的是立冬的情景,诗中却隐约透着春气,有着过尽千帆的豁然。“人逐年华老,寒随雨意增”的自然规律,人是无法抗拒的,在寒冷的现实面前要学会坦然接受,要看到山中“樵火”、水底“渔灯”,要相信明天。

诗人的人生态度,也是农人面对立冬节气的态度。

立冬的冬,是终了的意思,乃万物收藏之意。春种夏长,秋收冬藏。立冬节气,粮归仓,草归垛,按理应是农人进入冬闲的时期。但他们是闲不住的,要为下一季或更长远的农事作准备。

水是生命之源,十分宝贵。宝贵的东西不能少,但过犹不及,亦不能泛滥。为了使作物旱涝保收,就要开沟挖渠,兴修水利。

土地是农人的命根子,有了土地便有吃、穿,心中便有了底气。冬季农闲,农人的角色发生了变化,成了扒河的民工,或平地开河,或疏浚河道。农人扒河的干劲,就像冬天里的一把火。我曾看过一张扒河的老照片,人山人海,肩挑人抬,那样热情积极的劳动场面,极富感染力。

荷塘也要清理了,农人无需“留得残荷听雨声”。冬日水“瘦”了,抽水快,他们为荷塘清淤,把荷塘水抽干。荷塘里的鱼活蹦乱跳,人们似乎忘记了冬天的寒冷,纷纷下塘抓鱼,在欢声笑语中,讨个“年年有余”的好彩头。冬,似乎有了激情。

鱼捉过之后,大家开始挖藕。黑黝黝的淤泥中,挖出肥美如玉的莲藕,藕节肥壮,多节相连,状如翘首的小舟。莲藕被一筐筐抬出去,堆放在土场上,堆成藕山。

剩下的淤泥,在农人眼里也是宝,清理出去,就是肥料。把淤泥抬到路边,经过一冬的风吹日晒,慢慢风化,开春便运到田里,春耕时掩在土中,当作庄稼的底肥。

老话说,十月小阳春。时序虽立冬了,天气并非想象的那么冷。河边的芦花白了,农人便开镰收割,扎成捆的芦苇运到小院中,剪芦花。剪芦花,可以说是农人的闲趣。冬日,闲着没事找点事做,充实日子。芦花剪在筐里、簸箕里,蓬蓬松松的。孩子们常会过来凑趣,帮着把芦花集成堆,端的端,抱的抱,时而跌倒,芦花散落一地。芦花粘人,孩子衣上、发上沾满芦絮,顿成“毛人”。

寒夜,油灯下,母亲把芦穗撕成条条芦絮,奶奶用拧线的工具拧成绒线,然后编织“茅翁鞋”。父亲则在一旁把芦苇劈成苇篾,干活时还不忘叮嘱孩子,往鞋里多塞些芦花,暖脚身不冷。芦花还可以填枕头,柔软又暖和,枕上去,不觉就坠入梦乡。

立冬节气,虽然时令开启了冬季的大门,但冷空气却探头探脑的,不敢造次,冷暖交织,冬雨绵绵,给人一种秋尚在的错觉。

马 浩

0
X
选择其他平台 >>
分享到